您的位置:丧尸来袭澳大利亚在线 > 汽車頻道 > 動態 >

丧尸来袭老婆是什么鬼txt:把電影送到老百姓家門口 字幕外的鄉村"電影人"

來源: 光明日報 時間: 2019-04-16 14:45:53

丧尸来袭澳大利亚在线 www.issmw.icu

走遍了牡丹江所有的鄉鎮,鄭峰風雨無阻把電影送到老百姓的家門口。記者 郭紅松繪

【大寫的時代·大寫的共產黨員】

每到夏季的傍晚,剛過飯點,村子里的文化廣場上早早就熱鬧了起來。聽說晚上放電影,村民們都趕來觀看。放映隊布置的小板凳座無虛席,連后排空地上也站滿了觀眾。

調試,上片,播放。人群隨著幕布的亮起安靜下來,漸漸沉浸在幾平方米的幕布上精彩的光影故事中,直到影片結束,還有許多人不愿離去。鄭峰等最后一行字幕消失,才關閉機器,開始收拾設備。

鄭峰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農村數字電影院線有限公司的一名放映員,雖然十多年來放映過的數萬場電影里,沒有一場電影的字幕出現鄭峰的名字,但他總把“我們電影人”掛在嘴邊。在他看來,放映員把導演拍攝的電影還原出來呈現給觀眾,是電影與觀眾間的最后一道橋梁。作為“電影人”,他的義務就是為觀眾提供最佳的觀影體驗,即使“電影院”就是一塊村頭空地,觀眾只有一個人。

1.因為愛電影 所以放電影

時代的浪潮滾滾向前,當年曾把電影產業連同鄭峰一起拋上巔峰,又摔落谷底。寒冬中,鄭峰火熱的電影夢黯淡了,可從未真正冷卻。

鄭峰說,他是“泡在電影里長大的”,這一泡就是40年。

20世紀80年代,因為母親在牡丹江新華影劇院當服務員,家就挨著電影院,鄭峰一有空就去看電影,從此與電影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“我癡迷看電影,最喜歡八一電影制片廠片頭閃閃發光的紅五星。”鄭峰說,“那時候我覺得電影放映員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,幻想著自己以后也能成為放映員。”

1988年,鄭峰從電子局技工學校畢業,如愿被分配到新華影劇院,成為最后一名進入這個影院的放映員。鄭峰的第一課從擦機器開始,清理齒輪油污、檢片、掛片、換片,老放映員賈成竹手把手地教他。“當年還是膠片機,每場電影配備兩名放映員,一人負責看護機器,10分鐘就要更換影片;一人負責檢查傳片員送到的影片膠卷是否有劃傷、挑傷。”鄭峰說,“我這才知道,放映是個細功夫,換片沒切好就黑屏,膠卷有劃傷畫面就出現雪花噪點,要完美放映一場電影,需要放映員仔細再仔細。”

師傅賈成竹對他的要求遠不止這些,他告訴鄭峰,年輕人一定要懂技術,會養護維修。沒有專業培訓,鄭峰就借來電影技術書籍自學,在工作中觀察機器,揣摩原理。“有一次,放映機的遠程電流調節故障,需要放映員離開機器去操作整流器才能調節,放映組多次維修都沒有修好。我利用休息時間,拆卸檢測整流器,終于發現是二極管的問題,花了25元換了新的就修好了。”鄭峰憶起當年事,臉上依然洋溢著驕傲:“記得當時師傅特別高興,這是我第一次獨立維修成功。”憑借對技術的鉆研,鄭峰逐漸成為了單位的技術骨干。

那是鄭峰最意氣風發的時候。那個年代,由于娛樂活動少,電影大受追捧,電影票2毛錢一張,1500多個座位的影廳場場滿員,有時甚至一票難求??傷裁幌氳?,時代的浪潮滾滾向前,把電影產業連同鄭峰一起拋上巔峰,又摔落谷底。

20世紀90年代末,隨著電視機的普及,電影技術逐漸落后,影片產量少,致使院線觀眾大量流失,影院接連倒閉。新華影劇院艱難維持,有時一場就兩名觀眾,影院的職工紛紛轉行。

“影院一個月只能開出四五百元的工資,為了掙錢,我出過夜市,擺過地攤,收入比放映高多了,有時一天的收入就頂半個月工資。但只要單位有放映工作,我一定早收攤回單位放映電影。”鄭峰說,“看到電影行業滿目蕭條,作為放映員的榮譽感漸漸沒了,我心里不是滋味,可還是割舍不下。”

寒冬中,鄭峰火熱的電影夢黯淡了,可從未真正冷卻。

2006年,鄭峰來到北京,在當影城經理的朋友帶領下參觀影院放映室,第一次看到了進口數字電影放映機,讓他震撼不已。“以前電影膠片非常笨重,需要上片換片,放映每場膠片都有劃傷,數字電影不用膠片,放映第一場和放映一萬場效果一樣清晰,一名放映員可以同時放映多部電影。而且膠片電影時代是單聲道,現在有了多聲道立體聲。影院的環境也進步了,原來是板凳,現在是沙發。所有的一切都發生了飛躍性的變化。”鄭峰說。

得知這家影院一天票房就有十五六萬元,鄭峰意識到電影又開始獲得觀眾認可,寒冬即將過去,電影的春天就要來臨。

2.放的不僅是電影 也是服務

下鄉放映披星戴月、風餐露宿,比電影院放映辛苦何止數倍,可鄭峰樂在其中。12年來,他帶隊放映電影10萬多場,觀影人次達一千多萬。

讓鄭峰沒想到的是,轉機來得這么快。

2007年,距離鄭峰在北京第一次看到數字電影短短一年,牡丹江市就被確定為黑龍江省農村電影數字化放映試點市,成立了農村數字電影院線。鄭峰作為技術骨干被選拔到北京參加培訓,并被聘為電影放映隊隊長、技術總監。

從城市影劇院放映員一下子變成了農村流動放映員,鄭峰并不覺得有什么“落差”,他反倒認為自己的工作更有意義了。“農村電影放映工作不是簡單的放電影,而是發揮著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、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、送科技下鄉的重要作用。”鄭峰說。

雖然掛著“技術總監”的頭銜,鄭峰卻不允許自己坐在辦公室里,堅持下鄉放映、指導。12年來,陪伴鄭峰最多的,除了放映機,就是他的面包車。一人、一車、一套設備,上山路、走險道、穿林區、跨雪原,走遍了牡丹江所有的鄉鎮,風雨無阻把電影送到老百姓的家門口。

過去,鄉村的路況不佳,一場大雨就成了泥水路,顛簸嚴重,鄭峰總是“硬過”,壓著拖拉機的車轍走、從沖平的河道里走,無論如何也要保證放映。由于放映都在晚上,開夜車對鄭峰來說是家常便飯。“晚上開車為了防困,我都不吃飯,實在撐不住就開到服務區休息一會兒。冬天的時候,就手捧白雪擦把臉,清醒一下繼續開。”

下鄉放映披星戴月、風餐露宿,比電影院放映辛苦何止數倍,可鄭峰樂在其中。“下鄉放映可以和老百姓有很多交流,這是電影院放映員做不到的。”鄭峰說,“每到一個村子,老百姓聽說放電影,都幫我抬機器、架銀幕。許多農村孩子都沒看過電影,圍著我問這問那,放完一部還要求再放一部,演完還幫我收拾機器,問我什么時候再來,拉著我上他們家吃飯。我心里特別溫暖,這也讓我感覺到,農村老百姓是多么需要電影呀!”

看到老百姓的淳樸與渴望,鄭峰決心在服務上下功夫。為了方便觀眾觀影,每次放映,由放映隊準備30個小凳子,讓觀眾隨來隨坐;為了滿足觀眾的多樣化需求,鄭峰要求放映隊多帶影片,每次攜帶20部電影,讓觀眾自己選擇喜愛的電影觀看;為了服務農村群眾生產生活,放映隊將大量疾病預防、安全防火、科學種植、養殖的技術影片送到農村,助力精準扶貧。12年來,他帶隊放映電影10萬多場,觀影人次達一千多萬。

與此同時,鄭峰還著力提升農村院線的放映技術水平,讓農村觀眾也能享受到優質的觀影質量。“把每一件小事標準化”是鄭峰的工作理念,“一根音響線膠皮長了,都有可能燒掉音響,如果每一件事都按標準操作,就能最大限度減少放映事故。”2010年,放映隊的設備安裝了衛星定位系統,放映機實時上傳放映數據,放映時間精確到秒,實現了科學化實時監管放映隊,使放映水平大幅提高。

作為技術總監,鄭峰還要負責各放映隊設備的保養、維修、年檢工作。農村流動放映顛簸、灰塵大、蚊蟲多,設備損耗大,一般3至5年就要報廢。為了解決流動放映設備損壞,返廠維修時間長、費用高、耽誤放映的問題,鄭峰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維修保養技術,使電影放映設備使用壽命大大延長。院線78套放映設備使用十余年來,放映10萬多場,仍然保持完好,節省設備更新資金達200多萬元。

鄭峰始終認為,一部好的電影,可以影響人的價值觀。中國電影講述的中國故事,能讓觀眾產生民族自豪感。放映員應該主動為觀眾精選優秀電影作品,通過放映電影,弘揚民族精神,傳播正能量。

3.放好電影 還要放好的電影

鄭峰始終認為,一部好的電影,可以影響人的價值觀。中國電影講述的中國故事,能讓觀眾產生民族自豪感。放映員應該主動為觀眾精選優秀電影作品,通過放映電影,弘揚民族精神,傳播正能量。

正如鄭峰當年所想的那樣,中國電影進入數字化時代以后,迎來了蓬勃發展,電影的拍攝技術、影片質量都實現了飛躍。目睹和體會了這一切的變化,讓鄭峰倍感欣喜和自豪。

“2018年全國電影總票房為609.76億元,同比增長9.06%,國產電影總票房為378.97億元,占比為62.15%。這個數字是非??曬鄣?,說明我們的電影行業和市場正日趨成熟。”鄭峰說,“作為電影人,我經歷了電影的衰敗到繁榮,如今的發展是全體電影人在國家的支持下通過勞動創造的。”

鄭峰始終認為,趕上了這個中國電影大發展的時代,不僅要把電影放好,還要把更多好電影介紹給觀眾。“一部好的電影,可以影響人的價值觀。中國電影講述的中國故事,能讓觀眾產生民族自豪感。放映員應該主動為觀眾精選優秀電影作品,通過放映電影,弘揚民族精神,傳播正能量。”

多年來,鄭峰帶隊開展了“‘我們的中國夢’電影進萬家”“新中國電影選萃回顧展映”“向青少年推薦100部優秀影視片展播”等主題電影放映活動,這些影片都是他精選出來的優秀主旋律電影,思想性和藝術性兼備,受到觀眾的歡迎。“每年我們都會舉辦主旋律影片展映,像《建國大業》《勝利大閱兵》《十八洞村》等,雖然不是最新的影片,但觀眾就是喜歡我們放。”鄭峰說。

鄭峰用公益放映傳播正能量,并不局限于放映電影,只要是群眾想看的、愛看的、能實現社會效益的,鄭峰都會想辦法滿足群眾的需求。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,鄭峰在全國首創利用光纜和數字電影機直播奧運會開幕式。當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巨大清晰的畫面投映在屏幕上、雄渾的立體聲響起,在場觀眾猶如親臨開幕式現場。鄭峰回憶當時情形,仍然十分激動:“升國旗奏國歌時,北山廣場直播現場七千多名觀眾全體起立面向國旗行注目禮,齊唱國歌,那種震撼每個人都此生難忘。”

當年電影蕭條時,鄭峰所在的新華影劇院出清了許多設備和膠片,鄭峰花了半年多工資收購了《英雄兒女》《少林寺》等70多部經典電影膠片、海報,以及各種型號的老電影機,如今,這些都成了他公益展覽的展品。他有時會在電影放映前開設展覽,為觀眾們講解電影的原理和歷史。當數字電影和膠片電影同時播放的時候,電影的百年演變鮮活地呈現在了觀眾面前。在他看來,放映員也是電影文化的傳承者和傳播者,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通過放映和展覽喜歡電影、愛上電影。

光影變幻,放映了31年,現在的鄭峰已經有了星星點點的白發,就像老電影畫面上偶爾出現的雪花一樣,這是歲月留下的痕跡。鄭峰說,他放了這么多年的電影,最喜歡的一部還是老電影《英雄兒女》,最喜歡的人物還是王成,就是喊“向我開炮”的那個,喜歡“他身上共產黨員的奉獻和擔當”。

“這些年來,對電影的喜愛是我堅持的動力,而責任感和奉獻精神是我把事情做好的關鍵。作為放映員,作為一名黨員,要有擔當,就是時刻為群眾著想,對工作精益求精。”鄭峰說。

相關閱讀

幸运pk10玩法技巧 下载彩票365自动安装 飞艇计划6码三期 百人龙虎官网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直播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分分时时彩稳赚不赔方案 澳门押大小怎么能赢 玩三公扑克牌作弊赌具 欢乐生肖技巧 山东时时11选5 北京塞车双面盘玩法 彩票预测神器 下载决战2019二八杠 北京pk10全天计划 pk10下载手机版2017